服务热线:
028-86270956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1
13056665988
咨询热线2
028-86270956
返回上一级
成都剧评|魏锦:川剧《北邙山》观剧随想
2018-12-26 15:08   
分享到:
来源 : 成都剧评
详细内容

成都剧评|魏锦:川剧《北邙山》观剧随想

川剧里颇有些写“坏人”的戏,比如《打红台》,比如《北邙山》。今日且说《北邙山》。

《北邙山》写的是周襄王带着宠妃隗妃去北邙山射猎,隗妃却对周襄王同父异母的弟弟姬叔带一见倾心、眉目传情的事。姬叔带也不是善茬,他不但勾搭隗妃,还觊觎襄王的王位。这两人内外勾结、谋反作乱。当然,这是后话。隗妃年轻貌美,叔带玉树临风,襄王老迈昏聩。就算不考虑历史背景,这样三个人一出场,观众也猜得出来有什么故事。这样的戏,看的不是剧情,是表演。说的简单粗暴一点,看的就是隗妃与叔带调情。




在重庆市川剧院演出的《北邙山》中,优秀的青年演员周星语扮演隗妃,初上场时着宫装,身段婀娜、娇媚无比;后为接近叔带,自请开弓出射,又换了一身戎装,“扳翎子”“扎靠子”“推衫子”,身段程式复杂,活泼俏丽,足见演员做工之扎实。特别是“脚下紧蹬奴的凤头鞋”之后,步履轻盈,双翎飞动,身姿变化多端,及至叔带近前,脚下一绊,身子向前一倾,顺势将翎子从叔带脸上掠过,叔带一惊、心神为之一荡,隗妃嫣然一笑,百媚丛生。

这本该是多么有盐有味的一出戏!但不知是戏有所删减还是其他原因,总感觉隗妃与叔带的对手戏少了些,隗妃一路卖弄风情,而叔带的回应少的可怜。干柴遇到烈火,这戏才能燃起来。结果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柴火堆得老高,却只给了点火星子,着实让人着急。




这样的戏,其实给演员的创作空间非常大。可以演作情场高手风骚调情,也可以演成少男少女一见钟情,但两人一定要有足够多的对手戏。隗妃可以风骚,也可以娇艳,隗妃表现出什么样的特点在于演员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和以什么样的表演方式来表现。姬叔带这个角色也是如此。在这出戏里,还真没必要把这两人当成“坏人”来演,因为这两个角色人物本身一定不会把自己当成“坏人”,好与坏那是社会、历史的评价。何况,在男女之情上讲,也谈不上什么好坏。但塑造这两个人物,最基本的,隗妃一定要美,她对叔带有情,所以更是千方百计要展示自己的美(不是对着观众卖弄风情,而是变着法子吸引姬叔带注意)。姬叔带一定要有傲气和霸气,因为他一直认为周天子的王位应该是他的,他对他的老哥哥周襄王的态度,其实是敌对又提防的。一方面这是历史事实,另一方面在唱词当中呢,也有体现。比如他一出场就唱的“焉有不想当帝王”,以及他后面唱的“奉兄诏威震在北海,无故将我调回来,莫不是定计将我害?”但转而又来一句“怕死就不回朝来”。可见他把他的哥哥确实是没有放在眼里的。正因为如此,对于隗妃的挑逗他是心领神会,并且也敢公然地与她眉来眼去。所以调情是一定要调的。并且要调的好看。毕竟这是一出以表演见长的戏,要让观众觉出这两个人的可爱之处,总不能让观众看完戏后感叹一声“这一对狗男女”吧,或者感慨“隗妃真是风骚妖娆啊”(那么姬叔带呢?没有存在感啊?这更糟糕)高级的调情应该是画面美好、你来我往又不着痕迹的。何况扮演隗妃的周星语和扮演姬叔带的张生都是颜值颇高的青年演员,本身就扮相俊美,令人赏心悦目,为什么就不能把这出戏诠释得更青春热血一些呢?一个是年纪轻轻就嫁给老王却向往自由与浪漫的青春美少女,一个是胸怀大志却在家族斗争中受到排挤的英雄少年,一个貌美如花,一个气宇轩昂,他们擦出的火花,足以让观众高呼“在一起”啊。




《北邙山》是传统戏,现在的演出继承了传统的表演程式。但须知,传统也是由人创造的。不少前辈艺术家在表演中融入了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并因此创造了新的程式。川剧史上,《北邙山》也是阳友鹤先生的得意剧目。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许多精彩之处,都承袭了先生的创造。但彼时的创造对于今时的剧场和观众而言却未必全都妥帖和具有吸引力。比如那时人们看戏是看“角儿”,特别是看男旦的演出,就是要看一个男人是怎样把女人演的比女人还女人,所以阳友鹤先生扮演的隗妃就演得非常出挑、妩媚,即便是坐在月台上,身体动作的幅度也是非常大的。可是在今天,我想人们是不大愿意看到一个本已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夸张地搔首弄姿的。所以隗妃表演的尺度就变得非常重要。此外,今天的观众不仅看人,更要看“戏”,演对手戏的双方戏份差距过大,也会影响观剧体验,所以,姬叔带的表现力怎样增强也是一个问题。我想,为着今天的观众着想,今天的青年演员在表演传统戏的时候,也该有些新的艺术思考和创作表现了。

相关信息
用户留言
本站签约客户或签约商品的留言,将在24小时内得到企业用户的回复或电话联系
联系人 : 
联系方式 : 
留言内容 : 
精彩推荐
    暂无推荐

二维码扫一扫

二维码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