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28-86270956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1
13056665988
咨询热线2
028-86270956
返回上一级
高价的音乐节你还玩得起吗
2021-11-04 10:30   
分享到:
来源 : 北京晚报
详细内容

  金秋时节是举办流行音乐节的旺季,但随之而来的“音乐节又涨价了”的话题引人关注。早年间二三百元的单日音乐节票价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五六百元的单日票价,甚至还出现了单日价格破千的情况。音乐节票价为何最近飞速上涨?除疫情因素外,是什么影响了音乐节的成本?未来音乐节的票价又是否会回落?业内人士各有看法——

  票价涨:500元几乎是“起步价”

  “求求了票价千万别太高,学生党真心买不起!”不久前,大学生小雨(化名)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彼时,她一直关注的成都仙人掌音乐节正要开票。这场音乐节在十一期间上演,但她看到开票票价时却犹豫了,因为单日早鸟票为588元,单日全价票为988元。

  被音乐节票价震惊的,不只是小雨这样的学生。在北京工作的徐女士十一期间去了麦田音乐节,她买的是一张普通单日票,价格为588元。“十一想找个地方放松一下,就买了音乐节的票,当时看到价位觉得有点小贵,但看到有崔健,心想能值回票价了。”这是徐女士第一次去现场看音乐节,她发现现场的年轻人特别多,几乎都是大学生,“像我这种工作几年的人能接受这个价位,对那些学生小朋友来说,这个价位可能就有点狠了。”

  无论是资深乐迷,还是想去音乐节体验一下的普通消费者,最近都在讨论音乐节票价上涨的话题。从去年开始,全国各地音乐节的价格陡然提升,今年十一期间更是明显攀高。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十月全国各地有数十场音乐节排期(含部分延期或取消的音乐节),遍布一二线乃至三四线城市,根据已开票的情况来看,绝大多数单日票价都在300元以上,一二线城市附近的音乐节单日“起步价”基本在500元以上,588元、688元的票价最为常见。而在两三年之前,在北京附近举办的大型音乐节,如草莓音乐节等,单日票价在二三百元。

  除了单日最低票价提升外,分区票价也在这两年越来越普及。绝大多数音乐节都设有普通区域和vip区域(或称pro区域),临近舞台的专区票价会更贵。十一期间在北京举办的M_DSK音乐节,全价单日票价为599元,pro单日票价为999元。

  在行业观察人、《音乐先声》创始人范志辉看来,这两年音乐节的票价是肉眼可见的上涨,“现在看一场音乐节的价格和看演唱会的票价差不多了。”

  成本高:疫情期间音乐节成“抢手货”

  说起音乐节票价上涨的原因,业界普遍认为,疫情的来袭和反复,促使票价升高。

  “疫情来后,音乐节成为很多人的首选,不仅‘重度乐迷’想去看,普通观众也想把它当作娱乐活动,哪怕不是因为喜欢某个乐队,就是为了和朋友出去玩,也会想去体验。”范志辉说,再加上音乐节是在户外,与室内的剧场、音乐厅相比更容易达到防疫要求,市场需求量在提升,“音乐节的市场很活跃,可以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音乐节票价的上涨则明显与成本相关。明白音乐娱乐创始人王毅介绍,支付给艺人的演出费和音乐节本身的制作费用是音乐节成本中的“大头”,“由于疫情的关系,很多港台艺人来不了,可选择的、能压轴的内地乐队和艺人也不是很多,他们的价格自然而然就上去了。”王毅透露,目前举办一个音乐节,压轴艺人的价位基本在200万元左右,明显高于疫情前。再加上此前几年《乐队的夏天》等综艺节目的火爆,乐队的演出价格也在上涨,“不少乐队的费用也在小100万元。”

  疫情期间,演出场地也变成稀缺货,能够批下来的场馆变少,场馆费用自然会有提升,这些也会平摊到票价中。“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售票数量的下降。”王毅说,“出于防疫需要,可售票数量明显下滑,票价肯定会涨上去。”

  不过,也有一些成本提高与疫情无直接关系。王毅本人曾打造恒大星光音乐节,他透露,很多艺人对专业要求越来越高,他们会要求音乐节的音响等设备必须达到自己的标准,否则可能不愿参加,“还有一些艺人的团队很多,他们会自带舞美、调音等工作人员,一个团队有20多人,差旅费也要主办方解决。”王毅还透露,目前不少音乐节都在尝试线上直播,线上直播也涉及版权等问题,这样一来艺人会要求加钱。此外,近几年音乐节的制作成本也在提高,舞美、灯光等制作效果,比五六年前有明显提升。

  大众化:要关注普通消费者的体验

  音乐节票价的升高引发网友的议论,但消费者中也出现了“两极分化”的现象,一部分人在喊贵,另一部分人为能看到偶像演出欣喜若狂。

  今年不少音乐节增加了颇有人气的明星,这些音乐节的票价也水涨船高。由湖南卫视主办的芒果音乐节,请到了GAI周延、周震南、二手玫瑰等艺人,最高票价高达18888元。

  “这几年说唱类的演出很有票房吸引力,在这个小垂直分类里,主打年轻化、流量化,很多艺人的粉丝有很高粘性,消费能力也很强,一些音乐节就以他们为主打阵容。”范志辉说,但与此同时,这几年间音乐节的大众化趋势也越来越强,普通消费者没有偶像滤镜,只是为了去体验音乐节的氛围,这可能是他们对音乐节“喊贵”的原因。

  王毅也看到了音乐节市场中粉丝追星的现象,但他认为,“音乐节的市场氛围永远不会是粉丝经济。”王毅承认,音乐节选谁做压轴嘉宾对票房有明显的影响力,“但长久来看,真正的音乐节是一种生活方式,观众们可能是为多个乐队而来,为体验而来,不会只是为某一个人而来。所以从长久来看,音乐节的观众群体也不会是单一的粉丝群体。”

  音乐节越来越大众化,也是业内人士观察得到的共识。范志辉也表示,在文旅融合的背景下,全国不少音乐节在当地的旅游景区或特色景点举办,除了音乐外,还融合了消费、交友、跨城旅行等多种元素,三四线城市举办的音乐节越来越多,音乐节的受众也越来越丰富。

  “在这些趋势的共同作用下,疫情过后,票价即便回落,也不会回落太多。”范志辉说,“音乐节能否长久在某一个地方生根、发展,变成有吸引力的品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想把音乐节做成大众产品,做得长久,还是要保证普通消费者的体验。”记者 韩轩 新华社图

【责任编辑:饶丹】

 

相关信息
用户留言
本站签约客户或签约商品的留言,将在24小时内得到企业用户的回复或电话联系
联系人 : 
联系方式 : 
留言内容 : 
精彩推荐
    暂无推荐


二维码扫一扫

二维码扫一扫关注我们